我的版區:

世界周刊
封面故事/公圖風景線 異國情情未了 我曾任職美國南方公立圖書館20餘年,最值得回憶的不是藏書多少或顧客流量,而是那「偶開天眼覷紅塵」的剎那感動或亙久的省思。這風景線不只是綿延不盡的,而且也是讓我覺得在管理與服務雙重職責之外,青春歲月並未虛擲的主要原因。以下就談談我在圖書館第一線所見證的異國情緣吧!
封面故事/取消罰款 紐約公圖迎回大量逾期書 紐約公共圖書館(NYPL)總館去年秋天收到一疊幾十年前借出的書本,隨書附有一張匿名紙條,上面寫著:「隨信附上我借走放在家裡28到50年的書,我現在75歲,這些書本幫助我度過為人母的時光和我的教學生涯,我很抱歉讓這些書放了這麼久,它們已成為我的家人。」
封面故事/成為圖書館員 一生最好的選擇 小時候在台北,圖書館是一個抽象的概念,只聽說過那是一個有很多書的地方,但是一直沒見過。大概六歲的時候跟著媽媽去過一次台北圖書館,離家不近,要搭公車再轉車,還要帶上戶口名簿才能辦借書證。借了一本童話集回家,讀完了就等待著歸還日期可以再到圖書館去,但是媽媽一直沒有時間。最後不知道媽媽什麽時候把書送回去的,我沒有再去過。

世界新聞網為提供更佳的網站體驗,採cookies分析。如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s。更多cookies、隱私權聲明可參考我們的 隱私權與條款
Worldjournal.com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site.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 privacy policy.